执着于透明

叶不沾身(all叶)00

叶不修才是联盟女神经(划):



*古架古架古架![重要的事说三遍
*穿越!!!

*文绉绉你认为适合他们?所以我绝对不会写之乎者也那种奇怪的东西了[你就当这是一篇拥有时髦值的古代架空好了,反正是架空嘛!

*长篇?短篇?呵呵开个坑别介意*^_^*





00

很痒很软。

像是柔软的布料在轻蹭着肌肤,酥酥痒痒的。


迷糊的意识慢慢变得清晰,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睁开了,正茫然的盯着眼前闭着眼睛睡得很安静的人。

他凑得很近很近,鼻尖几乎抵上鼻尖,温热的气息以磨人心神的速度烫伤着肌肤,他暗暗吞了下口水,想后退远离这人,却发现腰被一道力量困在此人的双臂之间。


谁……告诉他……

这是什么情况?


抱着自己睡觉的人长着跟自己一样的脸,他并不应该惊讶,因为他有一个跟他共用一张脸的弟弟叶秋……

但谁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穿着奇怪一头长发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样子的他是怎么回事?

“唔……”眼前人没睡很沉,察觉到了叶修的动作,缓缓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眼一片清明像是醒了很久。

“叶秋?”叶修试探的问了句。

“叶秋”缓缓勾起唇间,放在叶修腰上的手上移,按住他的后颈与他额头相抵,黑眸晦暗不清:“你再叫一次。”

叶修看着他的微笑,突然很想掏烟抽抽,动了动手,很快就被“叶秋”抱得更紧,无奈放弃了找烟的举动。

一定是错觉,叶秋的笑容怎么会像文州呢……
“叶秋,你先放开我好么?以前没见你这么黏哥的。”

“叶秋”深深看他一眼,过了半响才说:“你连我都不认得了?我的名字是喻文州……”

-_-||告诉我这是梦。

叶修猛的睁开眼。

啊……幸好是梦。

转头,一双黑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那双眼睛的主人拥有着和他一样的脸。

叶修抬手扶额,“喻文州?今天是愚人节吧?”
“哥,你在说什么?”属于叶秋的语调和表情,“刚刚看你做噩梦了一样。”

“……没什么。”反应了好久叶修才松了一口气的回他,边抽空打量了一下叶秋。

长发从颈间滑落到胸前,松松垮垮的丝质长袍裹住了他偏瘦的身形,十六七岁的脸还写着稚嫩和天真。

和梦中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喻文州附身到叶秋身上这样奇怪的设定了。

在这种不明就里的沉默里,叶修突然开口了。


“我得病了。”他说。




*这算是序吧?

*未完

评论

热度(79)

  1. 执着于透明Nnnnnn是翔叶本命 转载了此文字